2010年2月4日星期四

香港點註腳集 - 黃楚喬「我的藝術家朋友們」


(香港點註腳)昨天一口氣上傳了三十來張照片往香港點。這些照片都是重拍自黃楚喬的一個在1980至81年間所拍的人像系列 -「我的藝術家朋友們」。其實這裡卻泛括了朋友,作家,親人等,只是她沒有採用一個全括式的題目而已。她那輯照片,1981年在我們的二人展展出過。照片全都是用4x5大片幅拍攝,每回拍2至12個底片不等。他日有甚麼機會再把這組照片細細談。把這些都收進香港點是覺得這些都是我們對香港實在的記憶的一部份。我採像時與其他的有點不同,是這回盡量納入了原來影像的大箇部份。換句話說是想大量地保留下黃楚喬原來所拍和所捕捉的。雖然,有些照片所選的不是黃原來所(官)選的影像。我重拍的是根據黃的4x5直印本(contact print)。對結像質素大家有著不一樣的要求罷。黃楚喬這組照片展覽時是採用16x20吋的纖維銀鹽像紙,照片全都是在雲咸街69號我們當時的影室拍攝。這裡的附圖,我選用了一幀黃楚喬拍麥顯揚的(原本)。這張照片,麥曾用過在他的展覽塲刊,及後也曾用於他逝世後一個大型回顧展所安排出版的書冊之封底。
  • 陳麗汶:反思本土性:劉以鬯的南洋經驗與小說創作 - 劉以鬯曾於1952年至1957年之間旅居新馬編報,並且在五十年代末書寫了大量以南洋為背景的小說,刊登於新馬與香港的報紙與通俗雜誌上。不過,相對於劉以鬯的上海背景以及其香港經典作品如《酒徒》與《對倒》等,劉以鬯的南洋小說與編報經歷較少受到研究者的關注。 劉以鬯旅居南洋時逢新馬獨立運動與東南亞冷戰的關鍵歷史時刻,而...
    1 小時前
  • 誰最先拍攝了李小龍的遺容? - "見沒有守衛便開門進入停屍間,一人掀起蓋屍白布,兩人拍照,幾分鐘離開。" 見7月19日的《明報》。
    2 小時前
  • 巴金的明星效應──讀周立民有感 - 巴金1984年10月中至11月訪問香港,接受中文大學授予榮譽博士學位。周立民說,巴金在香港引起了明星般的效應。但他視線所限,只引述了香港《文匯報》和《大公報》的新聞;而對香港情況稍有認識的,都知道這兩份報章銷量有限,沒有甚麼代表性。倘若他願意又有機會多參考其他報章,答案可能不一樣:巴金訪港,並不十分轟動。 ...
    5 天前
  • 尋找樂評 - 最近自己重新掀起音樂熱,去音樂會前希望多「做功課」,之後又想把音樂會寫下來。為了做個懶人,決定先找多些樂評來讀,偷了師,就不用全都由自己去分析和學習,可以「抄考」一下名家們的話。在家中的書架上翻出了黃牧的《音樂的故事》《音樂的世界》,文章的資料豐富,但文筆一般,有時看得辛苦,因為描寫音樂意景的不多,大多是人和事的...
    2 星期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1 年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1 年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2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2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3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