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星期五

一首詩其中兩行的一個圖本註腳



平安夜,在網誌貼了一張照片,那是關於一道,在該天剛完成了部份工程的牆。回想起來,照片正好為我在2012年寫的一首詩其中兩行扮演著一份圖本註腳。

「回望畫廊二室相連空間的通道
遠處又在眼前高力麥高道的混聲彩墨山水合唱苦澀與機智」

牆所在之處,正是詩中提到的「通道」。至於「高力麥高道」,多倫多友人Gary Michael Dault 也。

Dault 算是加拿大活躍藝評人,在多倫多大報Globe and Mail 寫了十多年的藝評專欄,幾年前卻被停了。不是因為他寫得不好,時勢改變,報紙要配合網上版換個策略改變模式是也。Dault 鼓譟是想當然。他也寫詩繪畫。在我的畫廊做過好幾回展覽,包括2006年他展出了一組繪畫在食品包裝盒子的抽象山水- 「AN HOUR OF LANDSCAPE PAINTING: NEW 1-MINUTE PAINTINGS ON CEREAL BOXES」。

「今天天氣真好雨後陽光錯縱忙碌休閒混雜」

這句是接承上面寫到的通道。詩的一個部份是寫畫廊的狀況,提到的天氣也是精神的寒暑表罷。詩還寫到一眾友人在畫廊的不同活動:李炳,荒木經惟,杜可風,又一山人,也斯,羅輝等。

要看該詩的全本,可按下面的連結:
http://mobilepoetrylab.blogspot.ca/p/hollytrinity-bellwoods30.html

2015年8月3日星期一

朋友問六七十年代詩朗誦的風氣


一.

(網上傳來朋友短信問及六七十年代詩朗誦的風氣如何,以下簡覆,留個存本。後來又翻出遠年照片,在此並作個補充)

“....翻閱資料,知道您在1969年創立「火鍔詩社」,故向您求教 -- 六七十年代詩朗誦的風氣如何? 有没有類似今日的讀詩會或詩聚,主要是一群詩人把作品當衆誦讀?”

辦「火鍔」的時候我還在中學階段,沒有參與甚麼活動。後來伙關夢南辦了「秋螢」。六十至七十年代的詩聚會有「詩作坊」,我只是很後期才去過幾趟。關於「詩作坊」你應去找淮逺。關於詩朗誦會,記憶中也有幾趟,我也拍過一些照片有鍾玲玲唸詩,路雅邊唸詩邊彈結他。又有另一場合,有古蒼梧,阿藍,關夢南等人唸詩。七十年代藝術中心開幕不久,當時楚喬在藝術中心工作,好像我們也在那處的實驗劇場辦過一回詩朗誦。至於詩聚會,「秋螢」中期,即海報及明信片時期,常在我家或也斯家中聚會,有羅貴祥,葉輝等人。那該是八十年代初的事,那個時候基本上我已沒有寫詩而專注攝影去了。「秋螢」我只是擔當統籌的工作,不過一伙都是好朋友,常常飲酒談天。記憶中大家也常一塊兒郊遊,包括吳煦斌,李國威,禾廸,馬若等多人。也留下一點照片。


二.

因為朋友的問,也想確實記憶沒走樣,終於幾天前,在舊相簿找出一點詩朗誦會的照片。 底片早已失佚,照片大概拍於七十年代初。(圖一)朗誦中的關夢南,持燭光者為吳萱人 (圖二)朗誦兼彈結他的路雅 (圖三)朗誦中的羅少文,羅於去年離世 (圖四、五)朗誦中的鍾玲玲






至於前面又提到的場合,古蒼梧,阿藍等人唸詩,或是藝術中心的詩朗誦會,都有照片存於我的底片庫,改日可試試翻出來掃瞄一通。詩聚會的照片,一兩年前發刊過一幅在我的網頁,可參看此連結 http://leekasing-ppp.blogspot.ca/2013/11/1986_26.html  照片拍於也斯家中,原件為黑白寶麗來。「喂,免了罷 / 不要再拿出你的二手黑白寶麗萊 / 拍攝我們爭辯的姿態」(看李家昇黃楚喬照片冊有感)也斯的詩也為某次在我家的聚會留下註腳。
 

  • Happiness - 吉仔課本有英詩《Happiness, is……》,頗有趣。他一時興起,在我協助下用中文又寫了幾句: 快樂是早上起來看見爸爸在大廳沙發上看書而他馬上跟我抱抱 快樂是與爸爸一起去吃早餐吃了沙爹牛麵或烚蛋然後買了個粟米粥外賣給媽咪 快樂是到低年班派棉花糖師弟妹大大聲說多謝吉哥哥 快樂是在學校午膳時媽媽額外給我添了...
    2 天前
  • 許定銘:雄雞停啼──悼莫光 - 鑪峰雅集好友忽地傳來短訊,說莫光(1933~2017)已於前幾天仙遊了,黯然。據說莫光去年底摔了一跤,手腕斷裂住院,出院未幾又再摔倒,這次撞到頭,傷及大腦,住院、挿喉,不能進食……。 莫光跌倒也不是首次,幾年前「鑪峰」午聚時,原本坐得端正的他,忽地整個人順勢向枱底下滑,我剛好坐他身傍,手急眼快,一手插進他肩下抽...
    5 天前
  • 認識沼澤 - 朋友說,他是沼澤,你不要靠近。 沼澤是長年累月的積滯,表面上看不出來。沼澤表面上可能是陽光的,健談的,樂於助人的,充滿技術性的可愛的。就像沼澤表面多有落葉覆蓋,才會有人不慎踩中而深陷其中。有時我已經不想告訴別人,他是沼澤,因為別人也許不會相信。 常見的沼澤特徵在於,他們自命低調,有著沼澤深褐的色相,自...
    6 天前
  • 未寄出的明信片 - 周末留在家寫信和執拾,最後當然是執拾的時間較多。然後在信堆中發現四張寫好但忘記寄出的明信片。而其中一人已經不幸離世,朋友還叫我在署名下寫上"la chinita sinvergüenza",這是他和他朋友之間才看懂的笑話。這位我不認識的收件人,是朋友在古巴的老朋友,雖然我們從不認識,但朋友說他的朋友喜歡收信,...
    1 星期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2 個月前
  • 何處望神州? - 兩張上星期在ebay拍賣的幻燈片,說是在1950年代在香港邊境拍攝的。圖像所見的景物寧謐而詭異,非常吸引。奈何是錢囊羞澀,終於未能購得。
    2 個月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11 個月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1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1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2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