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山中傳奇與天馬行空

2010年11月15日,早上往日本文化中心之圖書館還去一冊關於日本達達主義的書。又轉往東亞圖書館還了關於中國近代史上中下三冊及其他。因為有一些書還未看完,這回打算不再借書了。站在左廳中心桌子旁邊的書架,這個部份我較少覽閱。不過有一回站在這裡等候黃楚喬卻看到一冊國內的人寫怎樣分析世界經濟體系,好像寫得很內行。我正要根據記憶尋回此書不料卻看到一冊2009年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出版的「歷史的大爆炸」。書據是「新華社高層六四大解密」,從89年4月15日寫起,寫的方式是記事體。就是這樣,我逗留的個把小時,把書略讀了大約三成篇幅。最後,還是把書借了。我讀到5月20日。這個細碎的描述,我想作為正要開始進行的一組作品「山中傳奇」的引子。潛意識不時盤算著,想做一些關於歷史但又不是直接關係的照片。近代史八國聯軍入京;梁武帝大通元年建蓋天儀滴水而轉;武則天証聖元年九月九日稱天冊金輪大聖皇帝;89年學生靜坐。我想這個模式可以大上,或者細落。獨步時空。好了好了,甚麼還未開始。雖然我想的話說是記事體,假若真個的記事,讓他們去當個紀實攝影師好了。歷史具像還是留給史筆人罷。此外,我還想做個姊妹篇:「天馬行空」。自從有了飛機,天馬行空已好像改變了它原屬的文本意義。不是奇想,它只是敘述從一個俯瞰的角度看世界而已。打開謎底罷,我是想同時做一組作品以多倫多的新聞頭條或次頭條爲題目。內容範圍以北美洲爲界。界者,我們集中討論某一路文化模式或社會現象也。這座雙子塔,左右隨緣互補。從疏看密,或者,臥密悟疏。通常都是工作完畢寫個後記,或是作品發表時寫個前言,這回算是例外 - 甚麼還未開始先寫個導引。這個過程,包括思索,都歸作是作品的一部份。(山中傳奇,胡金銓1979年電影作品。上面提到的與此電影無關,謹題目借個使用而已。並謝胡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