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星期三

(李家昇又一山人對談)#5. 關於看

關於看,我從前是這樣的想,現在還是深信不疑:

1. 中國人說的三歲定八十有點是說了關於遺傳基因的問題,但這也不盡是。其他的還說出了不同的性格,家庭背景,接觸層面等等,不同程度地影響著一個人後來所走的路。當然,也可以因為甚麼外來的事件而令他接觸到另外的人或物,因而驅使他走出不同的路。是故,事也無絕對。

2. 以上所說的先天和後天的,所接觸到的,便很大的構成了一個人後來的創作活動,甚至創作的方式,或思考模式等。

3. 由於每人的路徑不盡同,這也是每人作品之所以不同之處。不過也不是每人都懂得將自己的路的點子構建成自己的樓臺。於是也有些人捨近圖逺,由於看不到自己的珍貴的私家路,便隨手的將別人的一段橫切並移植過來作為自己的面貌。在我們熟識的朋友中,不難找到這樣的例子。

4. 以上關於路的演述,簡略的說即是我平日看藝術家和看創作的方式。也是以這個方式,判斷真偽。

5. 假設有兩件現代藝術作品,它們來自兩個創作者但作品是(絕對)一模一樣。我對兩者的評價可能很不盡同。判斷今天的藝術作品,已不能如看過去的藝術品一樣, 從技巧或手工入手。單從觀念性也不行,可以說今天沒有甚麼沒給別人做過。我會先看作者昨天或前天做了些甚麼,怎樣影響了他今天的創作,還有,他怎樣從今天 的東西走出了明天的路。如果沒有這前後路者,大抵都是順手牽來者也。

你要我談談三人的作品,如果你把我以上的觀點套入去看,你便會發覺我們大家的背景不同,所以做出不同的東西,而且在處理方法也有很大的差異。這也是真的所在。如果你再深的去想,可能你會發覺自己袋中還有很多寶物。也許,這也是你在開端所問的「下一站」的答案。

我的東西很受文字影響。我說的不是將文字運用或出現在視覺作品裡,主要的還是說關於思考方式及使用方式。當然不同的文字人有其不同的文字使用方式。這也是說,另外一個文字使用者若要拍照,他未必希望想拍攝我想拍的東西以及採用我的拍攝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