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

香港點註腳集 20081025-130 父親(李保淦)攝影助手


(香港點註腳)自從開始了自己攝影業務之後已很少有當父親的助手了,想來只得三數回。先施公司於1900年開業,80週年的時候父親替他們拍攝公司年報封面。香港九龍先施的所有職員齊集在香港中環的木球場,大家組成80字型拍一個合體照。馬氏的董事站在最前排。父親當時用的LINHOF 4x5大片幅照相機如今已歸我廄中所有,當然也包括了如APO-LANTHAR及150mm XENOTAR 2.8等中古名鏡好物。我負責的是在他右方用HASSELBLAD中片幅機同時進行幾下轉軟片按快門等動作,這只不過是爲主機假若有甚麼閃失時所作的一項保險耳。我替父親當助手最清晰而又矇糊的記憶應該是在六十年代,當時還是一名小學生。有一段時間幾乎每天都要往荷李活道一帶拍攝古董。有時從一個店子到另一個店子,我負責的不過是提拿裝著三腳架袋子而已,有時也會負責那個較重的革皮見方包子,包子裡面便是前面提到的LINHOF以及其他測光錶,膠卷,中片幅轉換匣等小物。古董店主人與父親的關係也變得如客戶如友的混雜。要是父親當時鍾情於文字,他大可寫一本像樣的好物過眼錄。那時候我對古物與攝影兩者都沒有產生感情,不過下意識裡被植入了甚麼抽象煙塵,還是後來才想出來的事。人也逃不出他過往吸過的空氣,今天吃的食物的別緻基因也令他將來與前人大異其趣。當我與黃楚喬的業務稍上軌道的時候,父親已開始淡出攝影漸漸退休了。另一回我還能記起替他充當助手的是拍攝合和中心。我們要從港島山腰下望落成不久的合和中心,一幢60多層的建築物。照片也要有它周邊環境,不然英雄從空間孤立下來也不外是一塊平面的三合土。這回拍攝卻用了我的SINAR 8x10大片幅機,我掌機。在一張8x10吋的底片,180mm鏡頭剛好盡用了它所能及的涵蓋面。我們選了一天只有十來分鐘的「魔幻時刻」傍晚時分。拍攝是用來放成一張巨大的照片罝於某董事的辦公室內。主角不說了,照片放大起來後,前排那幾座建築物室內卻明亮通透,飯桌沙發人物耍樂清晰得足以款款敘事。當時對於當代藝術的認識還是矇糊。要不然,那些關於照片與被攝物比例還原思考,超寫實極致描寫,或私生活內外張望等等問題,一定會成為工餘的附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