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8日星期四

香港點註腳集 20100203-7 辛笛


(香港點註腳)辛笛1985來港,黃楚喬當時正在拍攝她的「我的藝術家朋友們」系列,於是便約了辛笛來影室拍照。三四十年代出版的文學書,在六七十年代,由於當時的政治環境,大都已經絕版而沒有正式再版了。當時香港幾家出版社如未名,藍馬,波文等提供的非正式版本剛好填補了一些小縫。我手上的辛笛「手掌集」便是香港其中一個出版人據星群出版公司1948年的原版盜印本。連版權頁也是原來的,版次依然寫為第一版,冊數為西報紙本一千冊。幾可亂真。當然,盜印本印數也不會很多。我們告訴辛笛這個香港版本,並要求他簽名留念。雖是盜印本,也算是個款定本。辛笛回國後寄了一冊「辛笛詩稿」給我們。人民文學出版社1983年第一版。「辛笛詩稿」收其1933年至1982年五個時期詩作百餘首。辛笛於自序提到文革十年,篇章失佚。編書時他的第一本詩集「珠貝集」(1935)遍尋不得,而「手掌集」則據香港友人寄來的書商私自影印本。


香港點註腳集」完整本
http://leekasing.com/dotnote
  • 崑南:一輩子尋找自己的missing piece - *崑南:一輩子尋找自己的missing piece* 文:柯美君 攝影:戴毅龍 圖:tong 編輯:袁兆昌 *編按﹕香港作家崑南,昨午獲頒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獎項,既是新鮮熱辣的得獎者,也是今屆資歷最高、年紀最大的得獎作家:今年八十二歲,仍在報章雜誌撰寫專欄,又在網絡主持文學論壇網站。本版訪問崑南,從獲獎作品...
    3 天前
  • 原子攝影院 - "他說如果有老人家單獨上來拍照,首先問想要黑白還是彩色,如果是黑白,就知道準備作「車頭相」之用……" 見《明報》,2017年11月21日。
    3 天前
  • 西營盤雜憶 - 偶翻有關詩人劉火子的資料,原來他是一九一一年在香港西營盤出生,附近重要的建築物有高陞戲院、國家醫院、癲房院、七號差館等。我也是在那地方出生,當然那是半個世紀之後了,甚麼國家醫院、癲房院聞所未聞,只知我在醫院道的贊育醫院出生,大人常說,我就是在那醫院門口的大榕樹下拾回來的,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為甚麼被棄在榕樹底...
    4 天前
  • Book Launch Party 25, Nov - [ Siu Ding x Pang Jing ] Photography Collection Selected image from [SP Book 2 watery] Photo by Simon C Event page link below: https://www.facebook.com/ev...
    2 星期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4 個月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11 個月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1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2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2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