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星期一

關於「光室草本」



2012年二月我開始了一個欄目「Sketchwork」。草圖 、速寫簿等都不似是一個合適的中文版本名字。繞了一圈,以直接描述的方式,我採用了「光室草本」。發覺它比較從 sketch work 英文本轉譯過來還好。我現在使用的是一個叫 Lightroom 的軟件處理照片編目的工序(尤如從前存放 contact print 的本子),拍攝的都是 raw 制式檔案。合起來即欄目之典也。

簡單的說 ,光室草本是我照片編目上的一些原始檔案。都是隨意性的。它們有點像人們常說的找拍(snap shot),只是我拍攝通常都不大有"找"的成份。

這些隨意影像,由於沒有經過思想過濾,在我來說,都不算是完整的作品。它們大抵都是沒有荷載著甚麼特別的意義。也許,這便是意義的所在。

它們和我過去類似性質的照片一樣,也可能是引向日後一些甚麼想法的前身。raw 制式檔案在數碼攝影範疇原是指方便修改或加工的源檔案,草本雖然完全不是從技術層面出發,其相關意義竟不謀而合。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暗房技術精緻的人(也不算是一個愛好者)。我喜歡拍照,外遊如要主觀就帶去一些道具例如一面鏡子。我也喜歡動點透視,在前數碼年代我的多重影像大多是將幾張正片(幻燈片)疊合在一起,甚至將照片乾脆重複放進影印機裡。光室剛好成為暗房之相對,不過我樂意其停留於獨指工作環境的描述,一個有光之室。多於它只是一個軟件名稱的直譯。也是這個原故,這個欄目的英文版本還是沿用原來的「Sketchwork」,不想硬從文字表層向指也。

文字的推敲,字面的,約定俗成的,底層的,某程度也和閱讀照片一樣。想下去像一潭深水,驟眼一看又有如泛面鱗光。

(2012年二月)


  • 沈西城:窩書海 樂悠悠 - *窩書海 樂悠悠* 沈西城 「沈西城先生,我是《蘋果日報》編輯,姓鄭,董橋先生想請你寫一篇關於小甜甜的文章,可以嗎?」龔如心女士逝世後不久,我接到這樣的一個電話,來意表達後,自不會拒絕。一來龔如心是我的阿姨輩;次則能借一角方塊寫她,也是我的心願,就寫了「年輕時候的小甜甜」,橋兄厚我,刊在顯眼的港聞版。小甜甜發...
    4 小時前
  • 龍友不愛鳥 - " 香港也有某些拍鳥照的人士喜歡「放蟲影雀」,俗稱「開壇」。有些為求拍得理想照片,不惜在壇上放些膠水,希望把鳥黏着。每逢有人開壇,例必聚集一群拍友,可是誰也不管壇上放些什麼,拍完就走,……" 見9月13日的《明報》。
    6 天前
  • 古劍近況 - 以上是我另一網文的截圖。 按:古劍已從珠海回到香港。最近有書友跟他通過電話,說是「話音清朗,聽來精神不錯」。不過,他畢竟已79歲,身體不大好,眼疾也嚴重。好友沙葉新去世,他流了老淚。 他的書我有不少,翻翻書架,早期的《有情人間》(香港山邊社1985年11月初版,可能是第一本書)、《書緣人間》(香港天地圖書...
    2 星期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1 年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1 年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2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2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3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