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星期一

關於「光室草本」



2012年二月我開始了一個欄目「Sketchwork」。草圖 、速寫簿等都不似是一個合適的中文版本名字。繞了一圈,以直接描述的方式,我採用了「光室草本」。發覺它比較從 sketch work 英文本轉譯過來還好。我現在使用的是一個叫 Lightroom 的軟件處理照片編目的工序(尤如從前存放 contact print 的本子),拍攝的都是 raw 制式檔案。合起來即欄目之典也。

簡單的說 ,光室草本是我照片編目上的一些原始檔案。都是隨意性的。它們有點像人們常說的找拍(snap shot),只是我拍攝通常都不大有"找"的成份。

這些隨意影像,由於沒有經過思想過濾,在我來說,都不算是完整的作品。它們大抵都是沒有荷載著甚麼特別的意義。也許,這便是意義的所在。

它們和我過去類似性質的照片一樣,也可能是引向日後一些甚麼想法的前身。raw 制式檔案在數碼攝影範疇原是指方便修改或加工的源檔案,草本雖然完全不是從技術層面出發,其相關意義竟不謀而合。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暗房技術精緻的人(也不算是一個愛好者)。我喜歡拍照,外遊如要主觀就帶去一些道具例如一面鏡子。我也喜歡動點透視,在前數碼年代我的多重影像大多是將幾張正片(幻燈片)疊合在一起,甚至將照片乾脆重複放進影印機裡。光室剛好成為暗房之相對,不過我樂意其停留於獨指工作環境的描述,一個有光之室。多於它只是一個軟件名稱的直譯。也是這個原故,這個欄目的英文版本還是沿用原來的「Sketchwork」,不想硬從文字表層向指也。

文字的推敲,字面的,約定俗成的,底層的,某程度也和閱讀照片一樣。想下去像一潭深水,驟眼一看又有如泛面鱗光。

(2012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