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自述與敘述



1.

回去香港一轉,其中一個原因是想到展覽開幕的時候可以見到各方不同的舊友人。雖然我大抵每年都會回港探望父親一遍,但每次怱怱幾天,總的只是能夠見到較近距離的一些朋友。從這個角度寫下去,大概會去到了行為學彎角。還是轉回來説那個展覽 - 又一山人替富士照相機策劃的14人展覽。富士製造了優質的照相機,它無責任也無可能同時又製造出優質的攝影師。這是吊詭之處。優質的攝影師加優質照相機並不一定等於優良作品,這是更加吊詭的地方。我無意將此套入以上提到的展覽,我把它提出,因為這好像有如一則數學的方程式,創作論之常識也。不過我相信優質照相機提供了一個良好場域,這個良好場域直接地也間接地影響了一個拍攝者的心理狀態。

以上各方關於行為彎角,心理場域的穿梭敲擊,我不外是想帶出這個展覽- 這是一個關於「自拍照」以及又要替你的隊友拍一個「肖像照」 的展覽。不知是策劃者又一山人的計算精確,還是他的神來之筆,「自拍照」與「肖像照」剛巧像180度相對之圓場。無論你用甚麼方式,你剛剛為你的隊友拍了一幀肖像,倒轉過來,你要用同一部照相機,拍攝你自己。誰也逃不出這關卡的魔鏡。照片是平面的,人們常說照片可以是一則美麗的謊言。如果只是單獨看一張照片,你可以借來的名山大川,也可以是今天真好的運氣。要是還需要展示另外一張照片(尤其是自己換角成為被攝物),情況便變得立體起來。此外,游戲規則裡你也不得把你的隊友放在8x10巨大片幅一覽無遺,而自己卻躲進蠅頭針孔裡。

這篇博文原意只為是個展覽留下個紀錄。它無意擔當起負責評論的角色。剛才提供了一條額外的閱讀鎖匙,純是附屬物。如果你洞開不著,它完全無阻是個展覽原定開啟的方向。展覽設在香港藝術中心四及五樓的包氏畫廊。2012年5月3日至10日。七對攝影人配對拍攝。劉清平╳朱德華,陳幼堅╳陳漫,陳華熙╳王希慎,李家昇╳黃楚喬,陳瑞麟╳戴妮廷,蘇慶強╳梁家泰,常霖法師╳又一山人。展覽名稱 - 「你眼 :望我眼」(to see : to be seen)。遊戲方式:每組成員需要各自提供兩件作品 -「自拍照」以及隊友的「肖像照」。遊戲規則 :必須使用所贊助之優質照相機FUJI X-Pro1。


2.


我的「自拍照」有著以下的一個題目:「觀察一張攝於1956年李家昇的家庭照(與父母親一起),他手中正拿著一顆圓形物件。這很可能是影響了他過去30年間圓形物體不斷地出現在作品的一個原因」。

一組共12件2.5"x2.5"的小本照片,分別獨立地裝裱在小木塊上。直排,外環以手造木框。更多關於這些小本照片的相關資料,可參看以下兩組網頁:
http://leekasing.com/mobilepoetrylab
http://leekasing.com/stanzashop

拍攝我的隊友Holly的「肖像照」也是同樣有著一項頗長的題目:「正在下樓梯的Holly,從三樓走到地面的畫廊。她正準備外出到Trinity Bellwoods公園拍攝一張照片(我們結婚30周年的春季之一天)」。這裡我用了一則典故,那是杜象(Marcel Duchamp)的作品「正在下樓梯的裸體女子」(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這幾天來,我正在閱讀旅港時買回來葉維廉所寫的「中國詩學」。其中一章「秘響旁通:文意的派生與交相引發」(人民文學出版社,頁63),他談到莊子,他談到"閱讀時「秘響旁通」的活動經驗,文意在字,句間的交相派生與回響,是說明中國文學理論與批評間所重視的文,句外的整體活動。我們讀的不是一首詩,而是許多詩或聲音的合奏與交響。"這些觀念和我正在處理影像的態度獲得很大的印正。

黃楚喬(Holly)近年的作品以flip-book形式(我把它譯作「急翻豆本」)她探討照片中的時間陳述。我替她拍的「肖像照」是一組共30件2.5x2.5吋的小圖像,一字形的展開橫排在牆上,閱讀自左至右。雖然這是我近年作品的一種模式,但我相信與她的急翻豆本是一則呼應。攝影創作不一定要是一瞬間之事,它可以容納下較長的閱讀以及思考時間。

此外,這個「肖像照」我放棄拍攝臉容的表情變化,而是去了陳述心理的活動狀態。





3.

"「急翻豆本」(flip book)的意念於幾年前開始蘊釀。眼看傳統影像媒體漸漸消失,而另一方面數碼影像又每日每分每秒如潮水般湧現。這些數據,假若在沒有科技硬件之協助下,又變得遠不可及。所已創作者,便尤如一片空泛記憶。

「急翻豆本」的創作也有如一種抗拒本能的行為。當你翻動你的拇指,你可以選擇性地追尋回你細段的記憶。創作的過程也許是人手工序重重,也正因如此,其中又添增了不同發見。時間的特質,時間的意義,時間與動量的關連,時間的大小與距離等等。一切又變得如此神秘和哲學性,無需一下子就給出一個答案。"

以上是黃楚喬為她在是個展覽的作品所寫的Artist's Statement。收編於此也是作個記錄。她展出的作品,分別「自拍照」為兩本flip-book,替我拍的「肖像照」也是另外兩本flip-book。由於她的題目並沒有中文版本,以下我把原文抄錄,他日甚麼機會再一拼做個款定的中譯本。

李家昇肖像
Part I
Lee Ka-sing . Bellwood Sunset
Trinity Bellwood Park, Toronto
Flip book, 2"x5", 141 pages

Part II
Gardiner Expressway
Heading East of Downtown Toronto
Flip book. 2"x5", 131 pages

黃楚喬自拍照
Part I
Holly Reading a Poem by Leung Ping Kwan
50 Gladstone Avenue, Toronto
Flip book, 2"x5", 138 pages

Part II
Clouds etc
50 Gladstone Avenue, Toronto
Flip book, 2"x5", 102 pages


(右:梁秉鈞正在閱讀黃楚喬的自拍照作品「黃楚喬在讀粱秉鈞的一首詩」。左:手持著FUJI X100的劉健威)


4.

關於是個展覽的其他照片,可用以下的連結覽閱我發表在PostscriptX照片日誌的片段: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anothermountainman-standing-in-front-of.html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venerable-chang-lin-was-talking-on-cell.html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hisun-was-taking-photograph-of-his-own.html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hisun-wong-by-justin-chan.html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self-portrait-of-lau-ching-ping-and-his.html
http://postscriptx.blogspot.ca/2012/05/to-see-to-be-seen-works-by-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