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東歐的一些房子和我們的一段旅程

1992年冬天,我與黃楚喬及也斯共遊東歐個把月。及後,台灣的「聯合文學」邀請我們就這個旅程發表一點東西,這便是「東歐的一些房子和我們的一段旅程」的起因。我也忘掉是也斯還是我起的題目。發表在該刊1993年5月號,整個組件共24頁,也斯的詩及文字,我的攝影。也斯的詩也分別收編在他及後出版的不同詩集,我的攝影,私下覺得不算是完整作品,沒有再作整理發表。當時那個組件,由我負責排版設計,出版社也允許我們運用幾個專色,也可說是一個特意的套色版本(後來出版社相告,費用比印刷四色彩本還要昂貴)。由於近日整理雜物,卻翻出當日所用過之原稿照片。九十年代初,乍數碼還模擬(analog)年代,我使用的方式還是將照片直接卷入影印機,叠上我要附加的影像組件。我稱此為明室作業(相對於暗房)。這裡發表的,乃是據聯合文學所出,作個記錄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