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9日星期三

也斯,你走了


也斯,你走了。怪不得那天晚上這邊的氣溫驟然下降。早上醒來收到Betty的電郵,後來我對她說,只好走到街上讓冷空氣把自己鎮靜下來。這幾天的日間晚上,正如你的家人一樣,我們都浮沉在記憶裡。你走後翌日我發了一張92年在波蘭替你拍的照片,你沒有看過,不過你的笑容和你其他的笑容一樣,早根植在每人的心裡。對不起,替你新書做的封面由於我不滿意原稿想重新再做一遍還沒有完成。改天我們再續喝我們的紅酒。如今你要上路,想你已不再使用那輸入手寫板,還是保留便裝墨水筆罷。不過切記不要再丟掉照相機了。我們期待,你從俯瞰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一面。多年和你在一起所拍的照片,還有整箱子的膠卷未有沖洗,我會把握時間不把你失望。今天下午,我端出你過往送我你的新書逐一逐一拍照,後來才領略到新近的書本你改換了郵寄的方式。只是一時之間找不出我們第一次合作在圖書館展覽的冊頁,不打緊要,最近還是見過它在時間的角落。改天再找出來重温。我們的對話還在繼續,你的詩,永遠都在我們心中,繼續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