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俳句,以及「雜事俳句」


在西方世界,俳句好像成了短詩的別稱。這也是令我想去追尋俳句是怎麼一回事的原因。談俳句的中文書不多,後來遇上了彭恩華的「日本俳句史」才發覺這是本有關方面非常豐富的書。據作者的序說,原書四十萬字有奇,於1966年寫就,可惜在文革中,文稿及其他相關資料盡失。本書據後來所獲資料再寫而成,1983年學林出版社出版,我讀的是2004年重印本。

據彭的解釋,"一首俳句由十七個音組成,構成俳句和劃分詩節的單位都是音,而不是假名(日文字母)。這十七個音又分成三節,第一節五個音,稱為上五;第二節七個音,稱為中七;第三節五個音,稱為下五。"此外,俳句的另一項規格就是「季題」。每首俳句必須有一季題。季題即是和四季有關的題材。俳句起源自十六世紀 ,經歷草創期及黃金期,二十世紀初,漸有人提出廢除十七音及季題。稱為新傾向派俳句。如今的俳壇,捍衛傳統的,寫自由體的都相並存在。

久別了詩的書寫三十多年,2011年,我蠢蠢欲動 ,開始了「游動詩寫室」,採文字的鋪陳方式,以圖像寫詩。把部份過往的創作照片,分別製成二吋半見方木塊,約百餘件,這便是我的圖像詩原始「字」庫。每件圖㑰,其實是多於一個字彙,也許像一個句子。由於圖像性屬抽象,在不同場域又可能產生出不同的釋義。這點它又像一個單字,安插在甚麼地方意義往往不同。

這些圖像庫木塊,現在增至四佰件左右。其中給人買去的,或送予朋友的,每每有空便得添補。每次手造數十件至佰來件不等,看流通量。不過想帶出一個事實,游動詩寫室當要進行一則創作,我只會選自當時架上所剩存的影像木塊。我稱此為抑制性的天馬行空。

游動詩寫室系列的作品做了十來件,我又手癢起來,把其中的從圖像轉寫為文字。從圖像的詩變成了文字的詩,我戲稱此工序為翻譯。

以圖像為起點轉換成為文字的詩跟純文字的不同。我是主觀地冀望去做一件影像作品,換句話說,作品是先考慮了影像的組合。文字的生成也順延地歸依了影像結構,但文字卻可以在此結構基礎下再發展成為另一層次的內容。由於兩者的媒體特性不同,影像的抽象性及文字的具像性都分別地牽引了讀者的不同想像空間。此外,由於文字是因影像而來,我私下的規則是一件影像木塊只能轉換成為一行文字。雖然長度不限,也算是格律。抑制天馬行空之二也。

除了出現在游動詩寫室結構性較強的作品,我也想做一些結構較簡單的東西,記錄下一瞬即逝的事物。這便是「雜事俳句」想法的起因。圖本三行的結構,可算是少得不能再少了。這個系列,也無需如前者,轉換成為文字本,保留在圖本狀態好了。所以這些也可稱做圖本俳句。

內容以記事為主,各篇大都具有較描述性強的題目。記事,以具體具像切入,以圖像抽象出之。較敘事性或較長的題目都是受古體詩影響,得以黙認。無論文字創作或是影像創作,題目的部份,常常都是我的游玩區域。「十人詩選」中我的其中一首詩,原是一張照片的題目。題目記下了早上與也斯在外國記者會吃早餐,及後又去看亨利摩爾的雕塑以及朱銘的展覽。一天幾件重點的事都濃縮在一則題目裡。2006年,我與也斯一同在法國有一展覽,他的詩,我的照片。每人二十來個作品,配對。這一回,我嘗試了先寫下題目,才進行圖像的創作。這便是「東西,東西」。出了一冊中法文本展品圖錄,包括了展出的所有文字及圖像作品。也斯說,噢,好像你也在寫詩。噫,越界了。關於題目,好像又談得遠了。

前幾天在圖書館偶然看到一冊「簡約書寫與空間美學:蕭蕭新詩論評集」 (萬卷樓, 2011)。書乃2010年復旦大學「蕭蕭與二十世紀華文文學」研討會論文之結集。 在七十年我與台灣的龍族詩刊有聯絡。當時龍族剛創刊, 蕭蕭是龍族的其中創辦人,不過我與林煥彰聯絡居多。當時也留意蕭蕭的詩,他喜歡把文字採視像方式排列。那個時候我也喜歡上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與 e. e. Cummings。後來蕭蕭被人批評過於文字遊戲,他絕跡於詩壇數年。回來後積極於詩的評論,教學及推廣。那時候我剛開始了攝影工作,已少寫詩也少留意台灣詩人的發展。書中提到他的詩集「後更年期的白色憂傷」(唐山出版社,2007),這個書我沒有讀過,書中的詩全部都是三行體。我手上的書卻引了蕭蕭在該詩集寫下的一段話:「這部詩集都以三行寫就,不是氣短氣長的問題,只因為我偏愛小詩,我的三行詩則在2+1或1+2中找尋平衡,一如翹翹板,這是寫作白色憂傷的另一種樂趣,另一種平衡的尋覓」。我把這段話抄下,也算一則參考註腳。

我是訂閱每周日版的紐約時報。該刊每周日所附送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是我多年都喜歡翻閱的刊物。 刊物中有個偶然會出現的廣告,天花吊扇的廣告,吊扇牌子:「HAIKU」。吊扇用竹料子做,設計上好。當時覺得牌子安得別緻。後來知道的多了,想到俳句三行體,吊在空中那三瓣扇葉,徐徐的,悠悠的在打圈。懂了好像風也不一樣。

7月4日


要看「雜事俳句」各篇,可按下面連結
http://leekasing.blogspot.ca/search/label/雜事俳句
  • 吳萱人、鍾國強說文學獎 - *香港文學獎說從頭* 吳萱人 當下廿一世紀,以智能急遽改變社會的異新時代,仍未能廢棄文學,就因為智能化到哪地步,依然要先設人工程序指令,而文學的產生,同樣來自人腦,發自心靈。人在生之旅的歷程,需要撫慰以至鼓獎勵活動,在今天的香港,仍是必須鼓動進行的。因而,有極可能性產生有裨益於人群、於社會的文學舞,接受潛移默化...
    16 小時前
  • 一些日常,一些觀影後感 - 最近寫日常的鎖絮事項都變成圖片記錄在ig那邊了,難以想像之前天天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網寫日記或發佈相片。 自從我的上網熱退卻,每天早起來最希望的便是在家裡慢慢吃早餐和看看書,中午最好能吃米飯,下班後到運動一下,再到sauna蒸點汗。而上網時間都按排在上班時的空檔穿插中,工作有時一堆起來,網頁開了一天,最後都...
    1 星期前
  • 董橋書盜版,孰真孰假? - 近日鬧出董橋《讀書便佳》的簽名本是翻版。董公簽的書賣得紅火,因此坊間多了些冒簽的書,不足為奇。此《讀書便佳》的簽名孰真孰假不敢妄斷,但書是硬皮精裝,照說盜版都考慮成本,通常十分粗糙,那有精裝的?因此肯定是正版。然後我看見賣家的澄清,原來是他自己搞的新意思,自製藏書印蓋到書上,趁書展董公現身時請他簽上去的,還附了圖...
    3 星期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2 個月前
  • 在以拉谷二而為一 - 我的碩士論文指導老師上星期找我協助,在電郵通訊時循例有些問候閑話。較特別的是他說起了我的藝術作品,在香港來說也許真的是罕有了。他說:「In addition to your scholarly work I always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 continue with y...
    3 個月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9 個月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1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1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2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