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

Selfie。黃碧雲。及其他



現在流行拍selfie。是手機照相發展開來之事。因為selfie流行,也發展了以輕巧的monopod來作自拍工具。在大約90年代初期,我也使用一管類似而又極之纖巧細小的單腳,不過當時不是selfie,而是用以隨手拍攝不可觸及的角落-例如以極低角度,又例如將棒子伸出窗外,拍攝本是不可能的可能。也許也拍過一些從高角度鳥覧的合照。改天從底片存庫找找,說不定會有所發現。有一個selfie工具,也許現在還未有人開始使用- 某天翻閱舊底片,有張selfie是在1986年拍,烏魯木齊的旅行車上,鄰坐的是黃碧雲。我是想說那個selfie工具是一面十乘十吋見方的鏡子。可以清楚見到當時使用的是Minox照相機。

「... 他旅程中攜帶道具:一面巨大的絲質五星旗、一瓶吹泡泡的玩意和一面鏡子。」也斯在《香港文化十論》(浙江大學出版社)其中一文談我的攝影生活就提過那面鏡子。當然,鏡子不是為自拍而攜帶。紅旗,我是用了,分別拍了一些照片。有一張照片,在向日葵的花田間。那片旗,後來我又在另一個地方使用了,在交河古城。古蒼梧手持紅旗在風中衝過來的舞姿。在新疆拍的照片,除了一少部份黑白照曾發刊在《攝影藝術》,其他彩色的沒有發表過。最近因為興之所至,開始將一些昔日的底片,幻燈片,甚至寶麗來等作為物件重拍,也選了一張有紅旗在古城的照片。至於那面鏡子,旅途中倒沒有真的用上。卻趕上了這個數十年後出現的自拍潮。

新疆行是邀請的,同行的還有潘光沛,古天農,榮念曾,夏碧泉,駱笑平等十來人。我也可以算是個道具論的擁䕶者,我拍了一幀全體照,在火焰山的大漠,各團友合力高擧一面橫十來呎(在新疆市集買來)的絲料。漠上風大,大家有如舞起一尾飛翔的彩龍。攺日找出來發表,希望還可以數出各人的名字。

關於道具論與鏡子,可以再說多一點:步入80年代,我買過兩枚極高品質的鏡子。各大約五乘五吋,都是屬於工作所使用大片幅照相機SINAR系統的附件。通常,基於鏡子玻璃片的厚度,鏡中之影像便會出現稍微雙重,專業用途的鏡子當然沒有這個現像。其中一枚,嚴格來說應該不是鏡子而是一塊半通透的玻璃,可以將旁邊45度的景像同時重疊於前面景物的中軸間。當年攝影師還未使用電腦合成,而使用投映背幕便是依賴這種特別玻璃的原理。噢這些已經去得有點技術冰冷不好接近。想起這些鏡子,我本來是想說,甚麼時候把這兩枚沒好好使用過的鏡子找出來,趁著外面陽光還是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