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星期六

09.13 李思菱


昨天找出刘健威夫妇照片时又同时看到了黄楚乔拍摄李思菱的照片。虽然我手上的照片晒印方式都是和刘的一样 - 8"x10"底片直接印晒在11x14的银盐纤维像纸中央,相信拍摄的日期较早,约在88至89年间。照片在我们卫城道三号的影室拍摄,用的应该是 SINAR P 8x10照相机罢。黄楚乔想用8x10片幅拍摄她的朋友群,相信这幅李思菱照片是一点作为试刀的作用。那天下午,李思菱刚放学回来到了影室,妈妈便叫她坐下照照像。对了,我记得当时用的那合8x10菲林是柯达Plus-X,是我们在80年代初购置了 SINAR P 8x10照相机之后,便买了那合黑白负片。通常工作都是拍彩色幻灯片,这麽大片幅的黑白底片只是作为私人玩物之用。那合黑白负片在影室睡了将近十年已是过期之物了。李思菱照片在左边和右上角出现的魔幻效果,其实是底片过期及菲林冲洗显像过程中的一些手民之误。不过是过失得那麽恰到好处,杂乱随意的背景丰富起来变得空间魔幻令你张开联想。委实这也是很多东西的起点。只是我们没像Man Ray一样,他将错误塑造成为Rayogram 而影响了下一个世代。
  • The Ballot is Stronger than the Bullet - 見12月8日的《明報》。文字說明:十一月二十七日 ,區議會選舉結束後三日,工人在中環行人天橋頂用油漆覆蓋示威者的留言。左上方的留言寫着「選票比子彈強大」,圖中央的留言則寫着「當你打我們,你……… 」(劉焌陶攝)
    7 小時前
  • - 早上從理大離開,興奮的心情令我毫無倦意。從火車站的橋上走到巴士站,有幾個人見我向理大舉機拍攝,也都跟著舉起相機,他們伸腰作勢眺望,但不敢趨前越過圍欄,但這又能看到甚麼呢?頂多是一條被封的橋上靜止的傘陣。 往火車站上的橋兩邊圍上黃色膠板,一邊的橋頂破了一個大洞,也不知道是否因為幾天前學生與警察的對戰燃燒成果,洞被...
    1 星期前
  • 許定銘:他寫了些甚麼──《有臉為證》 - 上下册的《有臉為證》放在枱頭很有氣勢 十月末梢從地球的叧一邊乘了十多小時飛機回到洛城,最興奮的事莫過於收到黃廣基從西雅圖寄來他的新著《有臉為證》。大十六開本,上下册精裝的《有臉為證》,不單單是套漂亮的好書,簡直是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設計漂亮的內頁(1) 設計漂亮的內頁 (2) 設計漂亮的內頁 (3)...
    1 星期前
  • 畧說《承教小記》和《豐子愷漫畫選繹》的版本 - *《承教小記》版本* 跟書友談起小思《承教小記》的版本,我見過三種,封面都不同: 明川出版社1983年7月初版 華漢文化1986年2月增訂再版 華漢文化1990年3月第三版 書友覺得明川版最難找,但這個版本我倒不時見到,可能大家都識貨,覺得珍貴,沒有隨便棄掉,就仍有流傳。 現在坊間常見的,是華漢三版以後...
    6 個月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2 年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3 年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3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4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4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5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