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09.14 Nicolas Baier

在我們畫廊盡頭之處有一面小牆,小牆安裝了一具電位總制箱。由於箱的厚度比牆身的厚度深,所以箱子還有小許外露。我們把箱的表面漆了白色,與牆的顏色一樣。我們常想它活像一個掛牆的作品,好像只是欠了一片簽名而已。很多人從這樣一個角度去看現代藝術,去垢病現代藝術。既然我們已不能像過去,如上一代用技巧去厘定一件作品的好壞,那麼從較大的幅面去看一個作者的作品群,便成了怎樣去理解一個創作人的途徑了。這個問題放諸攝影尢甚。攝影的成像很大的依賴著機械,很不困難的就可以拍出很多不同種類的不錯作品。正因這樣,我們就難界定你是否一個好攝影師了,甚至說那是一件好照片也困難。那麼,一個作者的作品群便顯得重要。假若你真的有著幾個作品群,那麼群與群的帶脈也是提供著我們對一個藝術家的進一步理解。

今天早上我們去了MOCC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Canadian Art) 看Nicolas Baier 的展覽。他拍攝灰牆一角,大理石表面等等。照片裝裱後尤如一件石塊掛在牆上。我們畫廊那具電位箱算是一個引子罷,它好看活像,但不是一件作品。看上它也一點像Nicolas ,主觀的和不主觀的那就是天堂與地獄的分野。Nicolas Baier 的展覽,有些作品大如60x20呎,有的小如10x12吋。不同作品裝裱處理也不一樣。對於有些藝術家,裝裱過程尤如創作的一部份。Nicolas Baier 的照片可以說是不從圖像寓意學出發,被攝物的冷靜和比例,又令我們思想馳騁於一件靜物和一片風景照(landscape)之間。這個Montreal的藝術家一向都是我的喜好。看他的個人網頁可見早期至現今的不同作品選段。

http://nicolasbai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