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

《朱舜水與德川光國》









讀畢林和生與李心純共同編寫的《朱舜水與德川光國》。書的副題是:儒學在日本的傳播及其影響。2012年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作者夫婦旅居日本水戶多年,就學又進而執教於當地大學。並深入以朱舜水與德川光國為研究主題。師承鈴木暎一(專門研究德川光國之學者),鈴木為本書寫序。德川光國受司馬遷寫史記之影響,致力策劃編寫《大日本史》之工程。明末遺臣朱舜水流亡日本,德川邀請舜水講授儒學,兩人關係進而亦師亦友,成為佳話。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唐代鑒真和尚把禪宗及建築藝術傳到日本,朱舜水卻是傳播儒學第一人。其嫡傳下來之弟子均成為日本大儒,對日本後來之影響至為深遠。蔣介石評說古今人物提到朱舜水:「日本近代的國勢強盛本來得力於明治維新;但在明治維新以前,他已建立了一種民族精神,就是所謂武士道,因為有這種精神做基礎,一到明治天皇接受西方的科學文化之後,國勢立刻就強盛起來了。但是他這種民族精神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呢?這就要歸功於我國學者朱舜水先生了。」朱舜水在中國未必為很多人熟悉,梁啟超當年赴日本留學,看到朱舜水的資料,震驚有如觸電,激起了對舜水的崇仰。朱舜水門生所發展出來的文化體系,被稱為水戶學,水戶學後來又產生了變數。近世日本幕藩體制與大明封建君主體制有著共通之處,朱舜水在日傳播之儒學強調專君理念,德川光國策劃的《大日本史》亦是以此為主軸。從儒學專君理念發展到効忠天皇,也許其中可梳理出一點脈絡。九十年代初,我在香港三聯書店買過一冊《朱氏舜水談綺》,屬上海文獻叢書,1988年華東師範大學出版。書乃舜水門人澹泊齋安積覺所編,輯老師傳授之記錄,原為神京書鋪柳枝軒茨城方道藏版。此書並無收入《朱舜水集》。是個影印版本卷末並附李大釗於1913年寫關於朱舜水之文章(原發表於《言治》月刊)。1996年我與也斯合作《食事地域志》並在溫哥華展覽,其中一個作品對答也斯的詩《菜乾湯》,我的是《朱舜水關於人倫和食物》。我從《朱氏舜水談綺》原書抽出了一些述及人常關係的名詞(例如:窻友, 岳父,女兒),以及一些食物的名目(刀豆,肝花,牛皮糖等等)以文字做了一個圖像拼貼。林和生與李心純的《朱舜水與德川光國》卷末還附錄了朱舜水及德川光國生平年表以及朱舜水主要門人對日本儒學的貢獻列項。此外,作者訪問博物館其間又找出原以為在戰火中失佚的《西游手錄》(朱舜水與小宅生順之答問記 ,彰考館藏),抄錄並作校點作為附卷,對研究朱舜水有一定的歷史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