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7日星期六

「神遊」試本

今天忽有奇想 - 不如將過往的「寶麗來」照片重拍。我是說把它(的影像)作為一枚物件的去拍攝。如今還保留著一大箱裝得漲鼓鼓的「寶麗來」,約有千來或數千張罷,都是過去攝影工作個案遺留下來之物。我與楚喬大約於1978年間開始攝影工作,直至1997年來多倫多之後始淡出。「寶麗來」作為拍照前之景觀,早期的已無存。其實也不是存心作這些試本收集,定本通常都為美術指導所存去,餘下的零碎殘本,很多時都是棄掉可也,後來才想到把一些存留下來。有些個案自由度較大,自己兼任美術想法,所以也留有不少較完整本。當時「寶麗來」純用作燈光或擺設的測試,今天在職人都是使用數碼,屏幕上即見結果,「寶麗來」測試早是遠年舊事,現在人使用它主要的還是以它為終極媒體。雖然,有時也會推敲這箱子過往殘本斷枝的用途,以如何方式整理。今天想到的拍攝,還只是一個偶然的起點,不一定與它的前身拉上甚麼關係。如果拍下去可以成為一窩東西,也許就稱作「神遊」罷。游弋其間,隨意隨想。想法的背後也許還有因由,多年來我都是做著拼貼的工作,追求物與物的撞撃。近年著手的幾個系列:「游動詩寫室」,「光室草本」,「圖本雜事俳句」採的都是圖像書寫方式,近乎文字處理。新近拍的照片,過往拍的照片成為了我的字母詞彙。這些「寶麗來」殘像,說不定某天也許豐富了我的談吐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