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7日星期二

09.8 羅輝


现在刚踏入大年初二,想罗辉已踏足新西兰了。他说年晚三十跨年要在航机上渡过。离开多伦多的雪景,希望他的新西兰风和日丽 - 罗辉到那里履他的新教职。在多伦多认识罗是几年前的事。罗是Madeleine M. Slavick介绍认识的。我们为M的诗和摄影出版了一册电子书,M来多伦多在我们的画廊读她的诗。后来M出版了一本诗集《微妙之途》,罗辉负责中译。罗是一个很好的翻译人,尤其是诗的翻译需要在两种语言关於诗的范畴都要有很好的理解和感觉。有一回也斯访多伦多,罗替他在多伦多大学安排了一个读诗会。罗在多伦多大学的博士论文是研究幽灵在中国文学的世界。他在我们的《ARTPOST》网站写了一个专栏《End note》,相信他到了新西兰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他的新触觉了。我也在这个网站写专栏《General Journal》,是以INDEXG B&B客人的背景为蓝本发展出来的虚构极短篇,罗辉为我做英译本。此外,去年他在多伦多大学的香港图书馆为我和也斯合作的《蔬果说话》策划了一次影像投映(projection)。《蔬果说话》是2004年应香港文化博物馆展览(《香港食境诗》也斯,李家升,陈敏彦millie chen)的其中一个展品,该作品原来是一本artist-book,根据也斯的一首诗,我的252张照片组成。后来应博物馆要求做了一个投映版本,罗策划的那次活动便是根据是个投映本。罗辉和黄楚乔两人以二部混声,分别以中英文配合投映读了也斯那首诗一遍。罗辉为也斯的诗做了一个新的英译 (旧的一个英译本是Gordon T. Osing),我把罗的新译本附在本文之末。迟一点有空我想做个新版的投映本,把罗的新译也放进去,甚麽适合的人假若有与趣做个音乐,加起来会是一个不错的东西。

《青菜沙律》 green salad

on green threads naked strands pour layers of time

freshly washed bright ’n shiny and all that crispness

in the greasy hubbub look for a curled leaf

open up its perplexing colour and find resentment

listen closely and know that is sadness

no longer love the colourful? the pieces too hard

sit here quietly drink up life loneliness

taste this tender leaf bland captivating

yesterday’s passion now an empty seat

as if the rusty purple has rusted into new colour

swaying shadows red-sauce noise

layer upon layer underneath it all what else is there

sharing the table could mean not sharing the way home

clusters of dawn dew on leaves worlds apart

banquets blossoms bloom and fade this we know

carved in gold and jade words cannot say it all

knife and fork pick up strands of old entanglement

lean red fat green diluted bitter cabbage

shaggy shoots of bamboo love the yellow pepper

not fond of sweet and glutinous then there’s hot and spicy

cloves of human relationship hide you and me

on a road so long oranges taste like durian

separated by acres of corn here we meet again

light and shadow dancing oh stop this glass this wine

shallow plates teach us how to chew deeply

dabs of rouge make up some old-time grandeur

all around sounds of chatter new and upbeat

neon light a thousand leaves conversation turns cold

when you speak soundless of licorice of almond yellow

experience from thick to thin is slowly re-tasted

these days more than ever I love this fresh bitterness

holding so many broken pieces in no particular order

(Poem by Leung Ping-kwan, A new translation by Luo Hui)
  • 鄭明仁:《華僑日報》社長岑維休口述史 - *九一八:如何在敵人的槍口下辦報?《華僑日報》社長口述歷史曝光* *編按:隨着歷史檔案的陸續出現,日本侵華的暴行愈揭愈多。戰時,同被日本管制的香港成為各路消息的重要樞紐。香港資深報人岑維休因戰時復刊《華僑日報》,被視為「漢奸」。今日適逢九.一八紀念日,一份由岑維休口述的歷史文稿,授權本版刊登,聽聽岑維休親口講述...
    3 天前
  • 一些日常,一些觀影後感 - 最近寫日常的鎖絮事項都變成圖片記錄在ig那邊了,難以想像之前天天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網寫日記或發佈相片。 自從我的上網熱退卻,每天早起來最希望的便是在家裡慢慢吃早餐和看看書,中午最好能吃米飯,下班後到運動一下,再到sauna蒸點汗。而上網時間都按排在上班時的空檔穿插中,工作有時一堆起來,網頁開了一天,最後都...
    5 天前
  • 董橋書盜版,孰真孰假? - 近日鬧出董橋《讀書便佳》的簽名本是翻版。董公簽的書賣得紅火,因此坊間多了些冒簽的書,不足為奇。此《讀書便佳》的簽名孰真孰假不敢妄斷,但書是硬皮精裝,照說盜版都考慮成本,通常十分粗糙,那有精裝的?因此肯定是正版。然後我看見賣家的澄清,原來是他自己搞的新意思,自製藏書印蓋到書上,趁書展董公現身時請他簽上去的,還附了圖...
    2 星期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2 個月前
  • 在以拉谷二而為一 - 我的碩士論文指導老師上星期找我協助,在電郵通訊時循例有些問候閑話。較特別的是他說起了我的藝術作品,在香港來說也許真的是罕有了。他說:「In addition to your scholarly work I always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 continue with y...
    3 個月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9 個月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1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1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2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