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09.10 本之景色


潮田登久子是和暖的。我们一大伙人包括岛尾伸三,岛尾真帆(Maho), Maho 的朋友(从纽约来会合),田中(刚访问完岛尾一等人),黄楚乔和我从Ossington一家越南饭馆走出来,我领他们绕Dundas街向西再转回我们画廊所在地。田中在途中先离去。我看潮田在路上一面和岛尾细谈,一面不时遇到兴之所致便各自从怀中举起相机。当时天已入黑,他们照相机背后的萤光屏光亮飞动如几只飞进城市的萤火虫。当时我想他们还是那麽精?游若,也令我想起十年前一回访东京,中午与潮田岛尾吃过一顿条面之后大家走在街上。三人走在路上时前时后,我很感览到他们两人之间感情的温馨,而又带著日本人传统家庭关系的那种纹络。十年后今天在多伦多见到潮田登久子好像和上回在东京见到她一样,谁说东京只是一个繁华匆匆的城市,看他们就可以看到从容的一面,也许他们都深懂养生之道。2008年的夏天,潮田登久子,岛尾伸三和岛尾真帆来了多伦多在我们的画廊展览(China/Biblioteca/Manga)。用了左右画廊全部的空间,岛尾真帆展出她漫画发展出来的物件,岛尾伸三展出他的中国照片,潮田登久子展的便是那组<本之景色>。之前我看过这组照片的印刷品,但总不及看到原作的惊喜。有些照片,传统的银盐纤维纸本是无从明日数码喷墨科技所能代替,那种感觉,某天只会美谈成为传说。不过,即使在今天银盐纤维像纸依然还有供应,但上一代我们老师所能细挑心好不同暖调手感的诸多品种,已不是我们所能奢望了。我们选了是次展览的其中九张照片放在 Simon Glass展场后面的那小空间。我想,在冷酷的语意学背后一股暖活气流提供著我们生活的气息,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平衡。第一次认识Simon好像是在 Gallery 44的暗房,当时他是绝对的银盐纤维像纸人。几年来他已几乎全转向了数码喷墨照片。不过我这样说不是从一个负面的角度,他现在所走的路,这个媒体模式也著实比较合适。传统的优良,只有在某些情况之下方才可发生最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