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3日星期五

「在畫廊聽紫禁城室樂團。月前在廣州書店所得該團兩枚CD其一」李家昇中文譯本並後記小寫



在畫廊聽紫禁城室樂團。月前在廣州書店所得該團兩枚CD其一

我拿出廿八年前在紐約買的兩根箭豬刺毛撥寫你弦上旋動千年的琴音
已放棄了當一名職業攝影師專事烹調聽見你們潮州弦詩福德祠
風聲半邊悲懷五重奏律新寫十重梅邊四個夢
城外的枯草何年開始青青踏著濕濕的弧步空間廣闊朶朶白雲
今年夏天我在廣州一房書店一個偶然走進你們的樂室眼前一亮



(後記)
「在畫廊聽紫禁城室樂團。月前在廣州書店所得該團兩枚CD其一」創作於2012年八月,乃屬游動詩寫室系列。原件裝置於我畫廊左右二空間分隔之牆。由於該小空間需另作他用,是個作品已於昨天卸下。卸下前我嘗試把它翻譯成為文字版本。近日忽感興趣把這系列的一些篇目轉化成為文字版,這個算是第二回,另外還有一兩則正在進行中。雖說是翻譯,文字版本卻多了一些圖像版本所沒有的內容。媒體不同所能表達的也有異。所以我也視此類翻譯工程為創作的一種。「風聲」與「梅邊四夢」為該兩枚光盤的名字。「福德祠」,「半邊悲懷」等均為其中的曲目。今年九月,羅輝重訪多倫多在畫廊牆上看見此篇,他說曾經邀請紫禁城室樂團往紐西蘭演出。算是巧合。

十一月,2012
  • 劉以鬯照片(謝謝許定銘先生提供照片) - 一九一八年出生的劉公,在劉太的陪同下,於二O一六年切生日蛋糕。 後排左起李洛霞、鄭明仁、許定銘。 前排左起盧文敏、小思、劉以鬯夫婦。 許定銘與舒乙 劉以鬯夫婦 劉以鬯先生及夫人 劉以鬯與舒乙 劉老夫婦及幻影(1960年代香港名小說家)
    2 天前
  • 滋養生活的咒語 - 【滋養生活(的咒語)】生活需要滋養,創作是其中之一。 國安法下,大家對在香港的日常生活可能有另一種覺悟或感到恐懼。身邊不少帶著孩子的朋友認為,為人父母寧願移居別國,不想讓孩子在思想受到箝制的環境中長大,怕孩子在學校被「洗腦」,回家又要再被父母重新「洗腦」,讓孩子無所適從,在芧盾的思想中成長,難分是非對錯。...
    1 星期前
  • 無畏 - 見《立場新聞》。攝影者Fred Cheung。 文字說明:"在維多利亞公園外,有載著被捕人士的旅遊巴經過。行人路上市民舉起「五大訴求」手勢,有被捕人舉起五指和應。"
    1 個月前
  • 侶倫的《窮巷》 - 香港文苑書店1952年初版。書影來自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香港文苑書店1952年初版。書影來自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窮巷》是侶倫第一部長篇小說,1948年動筆,隨寫隨刊於夏衍主編的《華商報》副刊《熱風》上,由1948年7月1日起,連載至8月22日止,共約3萬6千字。恰遇夏衍離開報館,新人上場,編輯方...
    2 個月前
  • 照顧與創作 - 月前為谷淑美的攝影詩文集《流光.時黑》做了中文部分的編輯工作,實在因為是一種唇亡齒寒感。谷淑美的書,是關於她照顧年老患病的母親,過程中進而對母親生命、自己生命的發掘,轉化為攝影與文字創作。自己進入中年,身體開始變差,也進一步想到將來要照顧家人的責任,暗暗畏懼其龐大。於是,也就想通過進入谷淑美的歷程,讓自己學...
    3 年前
  • 不完整的蛋令人完整──《無愛時代的詩意告白:當代法國劇作選》 - 在古典戲劇中,一個故事有必然的起承轉合。好萊塢電影的「三幕劇」結構也是同一概念。故事一開始的問題或追求,經歷第二幕,最後一定會解決或失落──前者是喜劇、後者是悲劇。觀眾被照顧得很好,但是也難免覺得:現實人生哪有這麼單純? 然而當代戲劇早就把這個概念打破了。觀眾看到破碎的蛋殼,而開始揣想裡面的新生命。在臺北藝術...
    3 年前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 浮瓶・浪跡:梁家泰多媒體展覽 Over the Ocean, On the Road A Multimedia Exhibition by Leong Ka Tai 與香港著名攝影家梁家泰一起踏上橫越太平洋之旅 — HKDI Gallery將展出梁氏在其長達五個月的慢活旅程中拍攝的攝影和錄像作品,透過多媒體互...
    4 年前
  • 諾獎評審水平出現下降趨勢 - (原刊於明報周日讀書版) 諾貝爾文學獎一揭曉,便接到編輯的短訊,問 … 繼續閱讀 →
    4 年前
  • 大雄,是給靜香最好的禮物 - 當我一個人認真地給自己做飯的時候,我又想起了《Stand By Me:多啦A 夢》裡選擇大雄的靜香,大雄這個傻瓜沒有她都不知怎麼辦,而優秀的出木衫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一直以來,靜香都是在大雄被欺負時為他抱不平,在有困難有危險的時候照顧他。 人,總是渴望被需要的。 學習差,體育差,懦弱膽小...
    5 年前
  • 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 - 昨天在朋友家中遇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她悉知我曾經幹過攝影工作便問怎樣可以影一張「靚」(美也)相。想了一想剛看到窗外黃昏陽光下的樹。我說起碼可以有兩個層次:第一是眼看到,第二才是用甚麼技術(或器材)把你看到的保留(拍攝)下來。我補充說看到的美還是因人而異,美學觀不盡同也。我強調第一點,看到的重要。怎樣去拍那...
    6 年前